散文:五月槐花香

来源: 河北交通报 发布时间: 2017-06-07 10:19

每年的四五月份,老家院子里的槐花如约而至,一串串洁白的槐花密密麻麻地悬垂在长满绿叶的枝丫上,掩映成趣,自成一景,好不热闹!

每每这个时候,整个院子氤氲着槐花素雅的清香。槐花像浮在空中的云,淡雅朴实,清丽自然,不夸张,不造作,若有若无,似远犹近,深吸一口气,香气沁人心脾。花朵重叠悬垂,不张扬,不炫耀,低调处世,别有一格。

关于槐花最初的印象,是在母亲讲述的故事里。母亲出生在物质相对匮乏的60年代,而且母亲作为家里的老大,一年到头能吃上一顿槐花高粱面的饼子算是“人间美味”。每逢提起这些,母亲眼里全是感激。母亲说:“槐花和高粱是大自然给予饥饿最好的馈赠,人要常怀感恩之情”。那时候的我还小,似懂非懂地点了点头。五岁那年,父亲在院子里栽了一颗槐树,不过几年它就长得高大魁梧,成了我和弟弟儿时的玩伴。夏天,大人们在树底下乘凉,我和弟弟蹲在树下,天真无邪地观看蚂蚁搬家,寻找蚂蚁的洞穴,玩得不亦乐乎。每到槐花飘香的时节,我总会想起母亲故事中的人间清味。

槐花进入厨房,可以做汤、拌菜、焖饭,亦可做槐花糕、包饺子。但是,我还是最喜欢记忆中的槐花饼。母亲改良了槐花饼的原料和制作过程,将粗糙的高粱面换成了精细的小麦和玉面面粉,加入各种调味品,增加搅拌的力度和时间,待到槐花和面粉完美无瑕地融为一体成为一块大面团,将醒好的面团分成若干长条状的不薄不厚的小块,贴在滋滋铁锅锅口的边缘。待到蒸熟放凉到一定时候,迫不及待地轻咬一口,饼子锅巴的焦香和槐花的清香,钻进每个饥饿的细胞。

后来外出求学、工作、结婚,回家的次数越来越少,可每到槐花飘香的季节,母亲都会做一桌子“人间美味”邀请我们回家享受。有荠菜饺子、槐花饼子……每每品尝到可口的槐花饼子,我总会想起母亲的话语“这些是大自然的馈赠,我们要常怀感激之情”。

又到一年槐花飘香的季节,我却没有再接到母亲邀约电话。院子里的那棵老槐树因为翻修新房被砍掉了,村庄里的槐树被新的树种替代,消失殆尽。母亲失去了原材料,身体也大不如从前。

此去经年,那时人间最美五月天,“槐林五月漾琼花,郁郁芬芳醉万家”,槐花开满庭院,清香飘过我年少时的原野。只是不知曾经的小院何时再续前缘。前几天,翻看书籍,“槐”在汉代有望怀之意,突然想起每次回家,母亲站在槐树下踮着脚张望的情形,不自觉地已泪流满面。(刘慧佳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