回家

来源: 河北高速京秦管理处 发布时间: 2017-12-19 15:56

 

“家”的古汉字顶上就是屋宇,“乡”的一笔写下来总如故乡水,让人心蜿蜒伤感。其实很早以前,余光中就不再写乡愁诗,他要写还乡诗。青春作伴好还乡,然而,“四十年后,所有的镜子,都不再认得我了”。

——摘自《余光中的江河深处》

二零一七年十二月十四日,九十岁的老人,回家了。我想这一天他一定盼了很久、很久,才会在等待的岁月里,写下那么多动情的诗篇。他用缱绻的文字联通两岸,用温柔的语句记录人生,一首小诗,一湾乡愁,浸润了多少人的心田。

余光中,祖籍福建永春。因母亲原籍为江苏武进,故也自称"江南人"。江南的红花绿柳,水榭高台,常常在他的诗里闪现。他写燕子、蜻蜓、螃蟹和莲,字里行间是孩子般的天真;他写西施、范蠡、吴王与勾践,沉甸甸的历史被赋予美感;他写圆通寺、杏花村、基隆港,写多风、多雨、多燕子的江南,写想回又回不去的渴盼。

他是勤勉的,被誉为“艺术上的多妻主义者”。倾尽一生,笔耕不辍,成就中国当代的艺术大家。有记录出版的诗集达21种、散文集11种、评论集5种、翻译集13种,40余部作品铺陈开来,仿若一幅辽阔深远的水墨画,将尖利的山风收住了劲,湍急的细流汇成了湖,一纸文字,满目深情。

他是单纯的,无论对故土,母亲,还是妻子。一九五六年,二十八岁的余光中与范我存女士结婚,从此执手偕老,伉俪情深。他写情,会写脸上的小雀斑,他说凡美妙的,都不完满;他写美,会写妻子的笑颜,他说我的心不是耳环,经不起你笑的震颤。清风郎朗,明月半钱,都是单纯的浪漫。

他是激昂的,即便头发花白,顶上已伸入雪线。一九八零年的七七抗战纪念日,五十二岁的余光中写下文字,甫一接近,便听到诗里劈啪作响的火声。国仇家恨不敢忘,千年荣辱不能忘,万里江山不愿忘,老人的家国情怀,影响了中国几代人的信仰。他说热血如马,踢踏千里,还有四百匹。

“记忆像铁轨一样长,”

“两千年的风沙吹过去 ,一个铿锵的名字留下来,”

“矗立着,庞大的沉默。”

“醒着,钢的灵魂。”

“最后,一切都归于沉寂。”

“宇宙于一只停了的表,我醒来,在白色的南极。”

二零一七年十二月十四日,余光中在高雄医院过世,终年九十岁。前尘隔海,古屋不再。老先生,回家了。(刘楠)